與猴子心共處

 

[ 喇嘛滇巴修理站 06 ]

當你坐下禪修,或許會立刻發現自己的心四處散逸。它從當下飄移到過去或未來。當還不清楚到底這些是怎麼發生的時候,你就已經在做著計劃,或回顧過去,或上演一齣自己扮演英雄或魔鬼的大戲。我個人就曾經長時間安靜地坐在座墊上,編著自己的連續劇。你的心也會在禪修時強烈地評判著禪修本身,評論這個沒意義、無聊而不舒適的禪坐。或者在思考:「儘管通常來說,禪修好極了,但是「現在」禪修並不是太好的主意,現在應該做點別的,比如整理衣櫃。」這樣一刻不停、東奔西跑的心,傳統上被比喻為猴子,也就是我們經常說的「猴子心」。

一般來說,猴子的心喜歡游離散亂的活動模式──從一個想法跳到另一個想法,這就是散亂。猴子心並不太關心此刻當下的實際經驗,而忙於詮釋、分別當下的經驗。舉例來說,如果你感到喉嚨癢癢的,猴子心立刻抓住這個感受,開始大作文章:「這是要感冒的徵兆嗎?如果感冒,這忙碌的一週就完蛋了。」或者:「怎麼會感冒呢?肯定是那吸鼻涕的室友,誰叫他咳嗽都不掩著嘴!」猴子心隨即開始責怪無辜的室友,把還沒出現的感冒傳染了給你。這種和分別念、故事對白,以及其他念頭攪在一起的心,被稱為「概念心」。

我們可以將概念心定義為「在當下五根經驗之外產生分別念的心」。以下是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(壞喇嘛的上師之一)對概念心的活動所做的描述:「不存在的事物,概念心認為它存在讓已經消失的再現起。概念心把還未生起只可能在未來才發生的事物,帶到了現在。此刻當下所發生的一切一生起就立刻止滅。它即刻不停的生滅著。但分別心抓住它,保有它,就像那似乎有著什麼事物──堅固實在的事物。這就是概念心的運作

stockvault-sleepy99933就剛才由喉嚨不舒服發展為責怪室友的例子,我們可以看到概念心是會被感受和情緒觸動的。比如你試著去想一件過去曾讓你憤怒的事,你會發現怒氣又生起了,也會發現自己身體緊張、升溫。儘管概念心是跟與當下無關的聯想和故事摻和在一起的,這些故事和聯想對當下還是有著影響。這些影響可好可壞,身心症並不是「杜撰」的病痛,它是身體對一個持續妄念的反應。

或許,你發現自己沒辦法「只是坐著」,因為你的猴子心總想做點什麼。它想評論你的經驗,和另外的經驗比較,然後又想去解讀另外的經驗。相續不斷,從一個故事跳到另一個故事。你可能會認為如果擺脫這個猴子心,你的禪坐就會完美了。但試圖將猴子心驅逐出去,並不是個好點子。原因有幾個:

第一,如果在禪修靜坐中,你在試圖除去猴子心,那你就不是「只在打坐」。你投入了一場獵猴之旅。如果你開始獵取猴子,你可能發現猴子會試圖反咬你一口。如果你想測試這個說法,可以在自己的禪修練習中做實驗:用力抑制你心中生起的任何念頭,然後看會發生什麼。

第二,即使你在禪修中完全做到了壓制念頭,你也無法一勞永逸的擺脫它。禪修過後,它會再度出現,當它出現,你又無能為力了,因為你沒有練習和它共處。最後,猴子心是心自然的組成部分,試圖消滅它只不過是對自己粗暴的行為。禪坐不應該是強逼自己的練習。因為猴子心就是我們無法安住的主要原因,我們必須學習跟它互動。所以我們在禪修練習開始,就要留意自己猴子心的狀態。如果它很活躍,我們就幫助它平靜下來。讓猴子心平靜下來的過程叫做調伏猴子心。一旦它平靜下來,我們便可開始將它轉化為智慧。這就是對猴子心的訓練。

我們透過熟悉猴子心自然的傾向來降伏它。猴子心喜愛評論和思考每件事,所以我們就給它一點可以念叨的素材。因為我們希望能安住在當下,於是給猴子心一個它能在當下玩耍的對境。我們的身體總是在當下的。因此,調伏猴子心的基本方法是一再的把它帶回到身體,不是帶回到對身體的看法,而是帶回到身體的實際感受上。猴子心是無力而易變的,而身體比較沈重和穩定,所以當猴子心和身體互動時,它會開始慢下來而安住。邱陽創巴仁波切稱這個過程是「身心同步」。這個說法很好,它指出心通常都存在於另一個與身體不同的「當下」。當我們調伏自心,我們將心帶到身體所在的此時、此地。

那麼這裡的禪修指導是:當你認識到自己不再只是坐著,而捲入了猴子心的各種活動,將你的覺知帶回到身體。不要擔心猴子心會再度出現。讓它安住在身體的感受上。這就是調伏猴子心的過程。

如需轉載,請註明出處。

本篇發表於 喇嘛滇巴修理站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