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心靈老師

[ 妙融塗鴉牆 05 ]

她是一位中年單身女性,是明就仁波切的學生,是印尼泗水推廣開心禪的主要法友之一,是一位忙碌的律師,是華人與印尼人混血的後代, 也是我的心靈老師(她並不知道)。

 幸運

一年之後又來到了泗水,早餐時聊到了她的生活,她告訴我, 她每天就在印尼的各個島嶼中風塵僕僕地奔波, 今天在爪哇的某個地區, 明天又會在需要乘車五個小時才到達的蘇門答臘某個島上度過。她的每日修持功課與禪修練習,是在不同的旅館和不同的地區完成的,她說:「我很高興學到了這些修持的功課,能在不同地方去練習。」

她每個月會給自己放兩天假期,因為覺得必須要有更完整的時間禪修。她常去中爪哇的婆羅浮屠佛塔地區,因為那兒是她幾乎每個星期都需要去工作的地方,雖然這樣奔走是疲累的,但是她說:「我很幸運,每個星期都能見到殊勝的佛塔。」

開心

她看不懂中文,在這兒,巴沙文或是英文等方面的佛法資訊也並不多,於是她告訴我,她會將一些中文的開示,貼到網路的翻譯系統去看, 我問她那樣能翻譯得好嗎? 她說:「我知道那翻譯得不好,但我至少能懂幾個字,了解一點大概的意思。」

回想第一次與她接觸,那數與時間,就比其他地區更少、更短暫,而如今,也並沒有固定的場所以及固定的師資來帶領。在這一切沒有中,得花更多的精神心力和時間,讓學員們能一直持續的練習禪修以及定期地舉行禪修課程。而信仰和堅持,成為了至今這裡仍能持續禪修課程的火苗。問她辛苦嗎?她告訴我:「這是禪修和累積福報的機會,所以我很開心。」

快樂

stockvault-monique-by-flowrs100930

當時我們住在她的家,準備為20人開辦第一次禪修體驗課程,老實說,我當時很懷疑到時候是否真的會有20人來參加課程。當天一大早,我們奮力地將前晚準備好的幾大盆食物、還有一大堆餐具塞進後車廂裡(這裡的課程,主辦者得自己準備食物和簡便餐具),然後好不容易地將自己也塞進車時,她突然想起了什麼,便跳下了駕駛座跑進房子裡,當她再回來時,雙手抱著一幅明就仁波切的法照,那可是一幅可以擺在法座上的巨大裝框法照。我們看著已經塞滿的車子,其實,可以不用帶上這幅法照的,但是她似乎挺堅持,於是在幾經嘗試之後,竟也將法照放進了車裡。等我們到了會場,她首先將仁波切的法照找了最好的位置,放在講台的椅子上,之後便心滿意足地去忙著別的事情。記憶中,那次的課程好像還真的來了20多人。一天的課程結束,收拾好所有的鍋碗瓢盆之後,在將要上車前,我又看見她吃力的拿著那巨大的法照走過來, 又是一陣拼積木的過程, 這樣放,不對,那樣放,不對,啊! 終於放好了。她看著我說:「看到仁波切,我很快樂。」

我很幸福

在印象中,每次的談話裡,總會聽到她說「能見到上師,我很幸福」、「能學習到佛法, 我很幸運」、「能夠禪修,我很快樂」、「沒關係,這是累積福報的機會」「可以的,這是修行的機會」。

其實老實說,她接觸到明就仁波切的時候並不多,她參與佛教活動的機會也滿少的,她參加各種佛法課程的選擇也很有限,甚至這裡的佛教資訊並不豐富。但是不知怎麼的,從她的言行中,我覺得她是真正體會到了禪修與佛法的精神。而每次聽到她的快樂、幸福、感激、虔誠、信仰和喜悅,我便感到羞愧,因為她為之快樂的每一個那一點點的因素,我都擁有的更多,而我卻如此不以為意,甚而有些還成為了煩惱。

每次和她的相聚,很多時候是我在講台上滔滔不絕地講佛法,她在台下滿懷幸福的靜靜聆聽與禪修,但是她可能不知道,在每次與她的談話裡,我有多麼地受到鼓勵與指引,我有多麼被提醒和啟啓發。

衷心地頂禮,所有開啟啓他人心靈中美善的善知識們。

 如轉載本文,請註明出處。 

本篇發表於 妙融塗鴉牆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1 Response to 我的心靈老師

  1. 顏寶花 說道:

    恭喜您有緣份遇到這麼棒的心靈老師;可以想見每次和這樣的人相處心中一定充滿了單純的幸福與快樂。也會把我們心中的真善美帶出來,還會讓我們心中充滿了能量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