啟動歡喜心

[ 丹傑異想剪貼簿 06]

藏傳佛教的教理行證

噶舉派的祖師帝洛巴大師曾經說:「遠離一切能執、所執,就是見(教理)之王。無散即是修(行)之王。不刻意而自在即是行之王(行)。無希無懼即是果之王(證)。」這段話承襲了佛陀開示的精髓,也就是「一切不離心」。因此,如何能夠遠離一切能執、所執?就是直觀自心本性。於心性中安住,就能無散,於心性中自在不刻意就是行,最後,心性光明圓滿體現,就能遠離希懼、無有罣礙。

這樣的傳承一直延續至今。在藏傳佛教中,為了幫助學子在理論上遠離能執、所執,同時在經驗上實際體驗遠離能所二執的無散和自在,分別透過了佛學院與閉關中心這兩大體系,完整地將教理和實修的精髓做了一定的保存和延續。圍繞著這兩大核心,在藏區,乃至之後到了印度、尼泊爾、不丹等喜瑪拉雅地區,依不同傳承、不同上師的心意,建立出不同規模的組織和建築群。

以我出家學習的創古寺為例,創古仁波切在尼泊爾成立了兩所閉關中心,也在尼泊爾南無布達山上和印度瓦拉納西成立了佛教學院。寺院的宗旨,即是世親菩薩所說的:「佛正法有二,謂教證為體,有持說行者,此便住世間。」藏傳佛教寺院的目的就是住持佛教,延續佛陀教、證二法的傳統。

過去和現在

如果往回看,我們回溯到佛陀的時代,可以看到佛陀的大部分教法,多是以問答的方式做講說。當時並沒有佛學院的建築,也沒有特別的閉關中心。佛陀時常端坐在林間、樹下,或者托缽行走到某個村落,在某個村民的家中,遇到人們的提問,給予不同的回答。這些智慧的結晶成為了浩瀚的藏經,成為我們教、理、行、證的依據。

這些問答不只發生在古代的佛經當中,在我們現實生活當中,也常常能夠聽到。對佛教有興趣的人,剛開始會問一些知識類的問題,例如常聽到朋友問我:出家可以結婚嗎?佛教徒可以吃肉嗎?你為什麼要穿裙子呢?什麼叫做北傳、南傳呀?我對佛法有興趣,可以建議我先讀哪一些書籍呢?

當基本知識的架構清楚後,許多人開始深入佛理,他們會問的問題例如:我覺得佛教中慈悲的觀念很好,請問什麼有法門是我可以修持的?我很喜歡《心經》闡述的空性的道理,空性和現代物理談到的一些觀念很接近,請問該如何解釋?

在教、理的學習和思維的基礎之上,有些人開始實修,並且應用在生活當中,他們會問:佛教的思維和禪修的練習,讓我的心平靜許多,我應該如何保持,如何在生活中、工作中去應用、實踐佛理?我禪坐的時候,心情能夠平靜,但是回到了生活,又開始煩亂,請問我該怎麼辦?現代西方很多科學機構,或者著名學府,都在討論大腦和心智方面的主題,許多仁波切也被邀請去做實驗,請問佛教的理論,或者禪修的方法能夠在現代的教育體制中,起到什麼作用?

以上知識類和義理類的問題,我將它們對應到所謂的教和理,實修、應用類的問題,我則歸類到行裡面。

傳統與現代結合的正面發展

由於網路科技的發達,許多過去求法上的困難,多少得到了紓緩,弟子們不再需要像以前一樣長途跋涉去求法,許多知識類、義理類的問題,在Google上通常能夠找到不錯的答案。現在,許多身處尼泊爾、印度寺院當中的上師,也慈悲透過網路直播、網站等,幫助學子培養正知、正見。在台灣,一位朋友說道:「現在真是幸福,打開電視24小時都有法師在說法。」

至於實踐、應用類的問題,需要靠以自身做實驗才能獲得解答。現在各地禪法興盛,許多上師廣開方便門,不用成為佛教徒也可以修持基礎禪法,幫助現代人的身心得到了安樂。例如《世界上最快樂的人》的作者,也是我親近的老師之一的明就仁波切,在亞洲各地,包括台灣北、中、南每年定期推廣次第的「開心禪活動」,除了許多老參弟子參與之外,新面孔的學生愈來愈多,年齡層也逐年降低。

就像當年佛陀跟弟子直接接觸,提供問答的機會,現在,藉由網路的便利,學習佛法和向上師請益的機會,的確是增多了。

我觀察到的一些問題

然而,在許多好的發展的同時,我也發現到一些問題。_MG_0626

首先,我看到很多普羅大眾被初入佛教的高門檻給嚇到了。進入佛教的門檻很高,尤其是藏傳佛教,深奧的名詞術語、豐富的見解觀點,加上富有藏族文化意象的比喻,讓人有些眼花撩亂,反而使人不明白真正的意思是什麼。《語言本能》一書中提到:「理念是一個物件,句子是一個盒子,而溝通就是運輸。」如果我們手中拿到一個盒子,但是卻不知道如何打開它,那麼裡面的物件,也就不可能被取得出來使用。佛教精采的教理寶藏,全都被包在各種語言、比喻的盒子裡面。我們需要一個有智慧的解經者,他的工作不是過度包裝,而是打開包裹就好。

再者,現在這個消費至上的年代,許多佛教徒也容易帶著消費的心態前來學習佛法。這是什麼意思?台灣地方小,在這樣有限的市場裡面,各宗各派為了鞏固信徒,只能不斷推出各種新的點子、新的產品來吸引大家,結果很多珍貴的法門,變成便宜的商品包裝出售。信眾爭先恐後前來聽法、接受灌頂,就好像四處收集各種精美的禮品,一個個帶回家囤積起來,但其實自己打不開,也不知道如何使用,有時還會批評別人的禮品不好看,不是正版。最後的情況是,信眾都被寵壞了,變得更挑剔,更有分別心,這其實是很痛苦的。

上述的兩個問題,我歸類為信眾教育上的問題。見、修、行、果都被擱置一旁,不但沒有超越能執、所執,執著反而更深;沒有無散,反而更散亂;沒有自在,反而更罣礙。

這樣的問題之所以產生,跟傳法者,也就是僧團本身息息相關。因此,第三個問題是我從自己身上去做的觀察。身為一個僧人,一個弘法者、翻譯者,我時常覺得:大眾會被嚇到或者寵壞,很大一部分源自於傳法者的迷失。這不是指傳法者的素質不夠好,或者知識程度不夠,事實上,藏傳佛教傳統教育培育出來的學生,普遍素質都不低。我指的迷失是跳脫不出一些既有的框架,換句話說,被卡在當下的安適寶盒中,沒有宏觀地回顧過往,前瞻未來。

跳出框架需要智慧,而其關鍵在於利他的熱情與歡喜。然而要能跳出框架的先決條件,是必須自己站穩,必須在規律、穩定、法度的理性基礎之上,才能有所超越,因此,戒律的穩固是重要的。我想這就是佛陀戒、定、慧三學的架構核心。

行佛事業者:噶瑪巴

在自己學修佛法的過程中,我接觸到一些人、事、物,讓我得到許多啟發,也讓我看到希望,或許以上的問題,是可以逐步得到解決的。其中影響我比較深的,是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,因此我想分享一些故事。

噶瑪巴今年28歲。很多人問我,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?我說撇開許多標籤,例如法王、轉世者、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,或者未來的宗教領袖等等頭銜,他,是一位很平實,同時對佛法充滿了熱情和創造力的年輕人。名號和地位帶給他極大的責任,一路走來,我看到他如何平衡自己,不斷地在佛陀的教言、歷代噶瑪巴的語錄中鑽研,充實自己,同時也努力在紛擾的現代世間當中實踐教法,並且將自己的感受,以大家聽得懂的語言毫不吝嗇地分享出來。

回到基本面:皈依、修心

法王很強調佛法的基本面。記得在法王召開的首屆噶舉大會上,當時各地噶舉教界長老全都到齊,那是一幅有趣的畫面,法王當時才20出頭,英挺地端坐在70、80歲的諸山長老的上首。第一天法王就談到:「現在很多人都在弘傳甚深的教法,例如大手印、大圓滿,或者甚深空性等等,可是卻連最基本的皈依三寶都沒做好。」接著又說到:「現在佛學院當中,大經大論固然重要,但最根本的皈依、修心的學處,更要注重。」之後,法王制定了學院當中皈依、修心的課程,而且他的多次公開課程,也都環繞著皈依、修心這些主題講說。

佛法要和自身經驗做連結

為法王翻譯是一件充滿喜悅的事情,這份喜悅不是因為聽到了某個深奧、從未聽過的新鮮法教,而是突然聽懂了以前習以為常,誤以為自己已經很懂的句子或內容,經過法王真誠的解釋,因此和自身的經驗產生了連結,因此而感動。法王幾乎在每次課程中,都會提到慈悲心的重要,也都會提到他自己小時候的故事:「我三、四歲時,人還在家鄉,當時牧區經常需要宰殺牲畜,有一次看到村民們正在殺牛,心中生起很強烈的悲憫心,到現在那幅畫面都歷歷在目。後來我進入了佛門,學習佛法,依止很多上師,但是我覺得,再多造作的學習和思維,都比不上年幼時那一念自然、真實的悲心。」法王時常鼓勵學生,修學佛法的時候,要和佛法產生連結,要從自身的經驗上去發掘,這樣才會有所感動。有了感動,佛法才會有效用。

僧眾的溫故與知新

每年年底,法王都會親自前往菩提迦耶,帶領大眾舉辦噶舉大祈願法會,與會大眾有上萬人,僧尼二眾約六千人。這不只是一個祈願世界和平的活動,藉由祈願法會這個平台,來自尼泊爾、印度、不丹,甚至海外各個噶舉道場的僧眾,都能有一次溫故知新的機會。

首先是「溫故」,或許可以說是整頓。法王帶領祈願法會的初期,做了幾件事情:統一噶舉祈願法會唸誦儀軌,統一僧團服裝與約束規範,同時推廣素食。這段過程從2005年開始至今,過程是讓人感動的,是有效率的,同時迴響也是很大的。很長的一段時間,法王埋首於律典和歷代噶瑪巴的教言等藏文文獻,由於他懂中文,他同時也參考很多中文佛教文獻,例如義淨論師的《南海寄歸內法傳》,當中記載的那爛陀佛學院的僧團制度,有很大一部分成為了現在藏傳噶舉教派僧團制度的核心。他殷切希望藏傳僧團能夠了知律法,甚至親自將《南》書譯成了藏文。

在這個基礎上,他親自指導僧眾縫製戒衣,統一僧服的顏色尺寸,親自以分解動作帶著僧眾合掌、跪拜、行走,他也親自斷肉吃素,針對這一點,他除了從宗教的角度解釋之外,也大量吸收和分享環保的觀念。法王這樣親力親為,廣泛地對僧眾的食、衣、住、行予以關切,逐漸得到了僧眾的共鳴。記得當年噶舉各道場中,自願領受比丘戒的僧眾破紀錄地增多,有條件的寺院也開始植樹,落實垃圾分類,甚至部分寺院自動成立喇嘛環保隊,自動定期在寺院周圍拾撿垃圾。

除了溫故之外,我覺得「現代管理知識」是整個傳承組織之所以能夠穩定向前邁進的核心。祈願法會組織剛剛開始籌備的時候,法王親自將許多組織章程、人事分配表、祈願工作SOP、會議章程等等充滿現代管理專門術語的文章,逐一翻譯成藏文,並且製作成投影片。多次的籌備會議,都是由他親自主持,為組織的執事僧眾解釋每一個流程的意義。記得當時一位大堪布聽完之後跟我說:「SOP、5W2H,怎麼比中觀還難呀!」當時的會議很熱絡,大家都被法王的熱情所感動,雖然聽不太懂,但心中似乎都在想:「雖然現在不懂這些方法,但是為了祈願世界的和平,以後慢慢可以做到的。」

結語

藏王赤松德贊曾經針對藏傳佛教的「見」和「行」兩方面制定了準則。見的方面,要依循的是龍樹菩薩的甚深緣起中觀見;行的方面,要依尋的是靜命論師的律法和菩提心的傳承。緣起法則,是萬法的實際情況,是當代人類應該關注的重要課題。不害他人的如理行儀,和積極地慈悲利他的菩提心的實踐,更是現在這個充滿苦難、紛擾的世界,急迫需要的行動。

佛陀的教、理、行、證不能成為一個死的制度,或者是呆板的理論。整體佛教各宗各派的教育體系,例如佛學院、閉關中心,或者成立於現代社會中的各個中心、寺院、道場之所以能夠源遠流長,重點在於弘法者,也就是我們自己的熱忱和歡喜心是否啟動,是否在轉動。不然,再好的見解觀點,再多的佛教知識,再棒的禪修技巧,也都無法引起共鳴,重點是,自己的生命將無法受益。

佛陀的法教,是初善,中善和後善,意思是:一個行者在修持旅途上的每一個階段,生命都能有所得益。《瑜伽師地論》解釋道:「初善者,謂聽聞時,生歡喜故。中善者,謂修行時,無有艱苦,遠離二邊,依中道行故。後善者,謂極究竟離諸垢故,及一切究竟離欲為後邊故。」

我相信,啟動了聞法的歡喜心,一切善就會發生。

如轉載本文,請註明出處。

本篇發表於 丹傑異想剪貼簿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One Response to 啟動歡喜心

  1. 摧破 說道:

    呵呵呵,原來法王也做SOP,也做垃圾分類。謝謝您,堪布,您讓法王跟我之間一下子變得沒有距離了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