慈悲永遠不嫌多

[ 丹傑異想剪貼簿 05 ]

從聆聽、觀察開始

生活中,愈來愈多東西,會發出人的聲音。iPad、iPhone、捷運廣播,這些聲音聽起來如此真實。同樣,螢幕也是視網膜螢幕,我把桌布的青蛙圖片給大家看的時候,迎來一陣驚呼。歡笑聲中,我突然警覺,人們身處在真實中,卻還不斷地向外找尋真實。真實和虛擬的界線,愈來愈不清楚了。

這時,身旁走來一位朋友,看著我笑了笑,我也回應一笑。這看似簡單的交流,裡面有許多故事。他的衣著為什麼是輕鬆的藍白色,配上帆布鞋?他今天為什麼沒有剃鬍子?他的聲音為什麼聽起來有些疲憊?他的身體動作、語言聲音都在告訴我他的故事。

然而問題是,現在一切的步調都太快了,在時間、工作的壓力下,讓我們沒有耐性去追根究柢,也不想去看真實的故事。我們聽到的聲音、語言,愈來愈短。微信的聲音聽多了,以為別人說話也這樣短,也這樣帶點機器人的鼻音。然而,聲音是美麗的,是清爽的,是充滿四周的。

才剛裝好微信,好多沒有聯繫的朋友,一個個聯繫上,衝動的我,趕緊發出自己的聲音。回來的,是好多好多的聲音,那聲音很短暫,來自世界各地,靜靜聽,可以聽到對方背後的開會聲、交通聲,我大概可以猜到他在哪裡,在做什麼。聲音,可以是慈悲傳輸的載體。

靜下來,就能聽到,感受到。

慈悲不是技巧

前些日子,跟一位九十幾歲的周醫生吃早飯,他是這個世界上,第一個看到我的人──他是接生我的醫生。他滿臉和藹的笑容,身體健朗。這次約我吃飯的目的,是希望請我多講講如何禪修,如何讓心平靜。

我一邊吃,一邊講了很多,例如七支座法、數息、放輕鬆等等讓心平靜的技巧,他看著我笑了笑,說:「很抱歉,年紀大了,你剛剛講的現在就忘了,請等一下,讓我拿支筆記一記。」我又從頭再說一次。

他慈悲地聽我說完之後,他說他也有一個方法,總是能夠讓他的心平靜(其實,他那慈祥的臉誰看了都會平靜),我停下手邊的刀叉,靜靜聽著。 e639359d72f66679cd7b7cdab94f5ddb

他說,他每天早上起來,就會感恩。他感恩還有一口氣在,感恩能夠坐起來,現在,他很感恩能夠和我一起吃早飯。他微笑地看著我,我聽完,真是覺得慚愧,我剛剛講的許多禪修技巧,相較起來真的是不怎麼樣。

慈悲不是一種技巧。同樣禪修、放鬆、感恩都不是一種技巧,當修行變成了技巧,也就失去了生命力。只要去到醫院,我經常都自然就會走到嬰兒區,隔著窗,我喜歡看嬰兒的眼神、動作、微笑和哭鬧,這裡充滿了生命力。

我想起周醫生的笑容。那天早上周醫生對我說:「我一見到你就喜歡,你是一個漂亮的小孩。」我似乎想起了35年前,第一次見到他時,他滿臉的笑容。

感恩、樂觀、正向、漂亮、喜歡、慈悲、微笑、溫暖、美麗

雜七雜八寫了很多,我想起一個實驗:一群科學家針對美國某所大學的兩組學生做實驗,要他們用設計好的字詞,在限定的時間內造句。短短幾分鐘內,學生都寫完了。然而,兩組在實驗時所用的字詞不同,一次是負面用詞,一次是正面用詞。這兩組寫完時,都安排了兩個人在門口擋住學生的去路。結果實驗發現,短短幾分鐘的熏習,讓這些學生走出門口的反應完全不同,正面用詞組的學生,比較有耐性,也試著解決衝突,負面用詞組的學生,甚至會粗言相向。

這個實驗有趣的地方,是學生都不覺得自己的反應有什麼不同。但其實,短短幾分鐘的使用正面用詞,就可以改變一個人的行為。

同樣地,我靜下來想想今天,我透過電視、路上廣告、網路新聞,看到了多少正面或負面的新聞,那幾乎是不成比例。

數數看,這篇文章當中出現了多少正面用詞?我想,慈悲、感恩、樂觀永遠都不嫌多。

如轉載本文,請註明出處。

本篇發表於 丹傑異想剪貼簿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