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心慧雜思舖 03 ]

小的時候,「家」是和爸爸、媽媽、兄弟姊妹住在一起的地方,是每天都要回去的一個地方,當然在裡面發生了很多開心或不開心的事情,但是家就是家,自然到不需要去思考。

長大之後,搬到離學校近一點的地方,開始建立起自己的模式,自己的生活。只有在學校放假的時候,回到原來的家。但是已經開始習慣自己決定何時要起床,何時要吃飯,何時要做什麼,回到家裡,有時反而覺得有點彆扭。放長假時也不知道要在家裡做什麼,心裡總想著回到自己的地方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畢業後開始工作,一切完全獨立自主,住處也不再只是有時住有時不住的地方,而是每天都要回去的地方,是自己要去安排一切的地方。這時有了兩個家,一個是自己的家,一個是原本和爸爸媽媽一起的家。但是在自己的心中,這兩個家的比重愈來愈懸殊,一直到後來,差異大到實質上只有一個家。

數年前,離開工作多年的職場又回頭做學生。經過一段時間的每天往返奔波,決定搬到距離當時就讀的佛學院較近的地方。當時體型龐大的老狗兒子已是十五歲高齡,無法上下樓梯,在居住條件上有許多限制,但是很幸運地就在佛學院隔一條馬路對面的巷子裡,找到了一樓的老屋。由於老狗需要更多的陪伴和頻繁地上廁所,而新的地方已經無法再有友人的協助,因此只要佛學院一下課,就趕緊回家,帶狗兒子出門上廁所、曬太陽,該上課時再回佛學院去。在讀書、翻譯的同時,那時心裡最記掛的,總是在家裡默默等待著你,全心倚賴著你的狗。

如此,過了大半年在那條斑馬線上往返穿梭,不敢長時間出門的日子。然後,有一天,拖著老邁病痛身體的狗畢竟還是走了。

在一切後事都處理完畢後,又回到原本的生活軌道。然而,有些東西不太一樣了。我不再急著一下課就要離開,甚至,每天都待到晚上九點鐘佛學院要關門時,才離開學院,回到原本自己與老狗的家。如此過了一小段日子後,意識到了自己的行徑,認真地去想這是怎麼回事。我發覺,之所以不想回家,是因為除了睡覺、放東西之外,已經找不到任何需要回到那個屋子的理由。當下,驀然驚覺,自己已經是一個沒有家的人了!

那是種很複雜的感覺,一開始覺得有些落寞,但是在傷感的背後,卻又有一種輕鬆。因此,我開始想:到底什麼是「家」?

stockvault-blue-sky125560-1

我很確定知道的是:失去了必須要或想要關心的對象之後,我已經無法稱原本的「家」是「家」,此時,那只能說是一個「住的地方」。因此,很明顯地,外在的房子,或者裡面的任何物品,都不是構成「家」的要素。

所以,我想可能所謂的「家」,是一種情感的聯繫,一個讓你覺得有歸屬感、安全感的處所或對象;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麼相對地,「出家」即是從對這樣的處所或對象的情感聯繫、歸屬感、安全感的倚賴和執著中出離。當這樣的倚賴和執著減少時,世界就變得寬廣,因為安適和穩定的來源,已經不再是外在有限的某個特定的地方、某個特定的對象,而是自己內在的心。你的心所倚靠的,就是心自己。

這是一件有趣的事情,看起來你好像失去了什麼,但事實上,看似失去的東西其實一直都和你在一起,你從來沒有失去過它。

有人曾經問過密勒日巴大師,他真正的家鄉是什麼。尊者回答說:「自覺自解勝家鄉。」也就是說自覺的本智──心的真正本質,以及沒有任何需要被解脫的束縛──所有的一切皆為自解脫,這即是密勒日巴大師的家鄉。我想,這也就是為什麼這位居無定所的偉大游方瑜伽士,到哪裡都能夠寬坦安然的原因。這個沒有所謂的「家」的人,處處都是他的家,因為他從來沒有離開過他真正的家。

或許,徹底地「出家」,才能真正地「在家」。

如轉載本文,請註明出處。

本篇發表於 心慧雜思舖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