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坐不會讓你變得更好,但這是OK的

[ 喇嘛滇巴修理站 03 ]

你在禪修中學了什麼?麼都沒有!你在禪修時做什麼?就是坐」。

我曾經在尼泊爾的一家茶食店裡,看到一份宣傳單,上面說:「上帝有什麼長處?他能夠創造萬物。印度的猴神哈努曼有什麼長處?他能夠摧毀萬物。佛陀有什麼長處?他能夠坐。」

剛開始的時候,會覺得好像上帝最有超級神力,哈努曼次之,而佛陀是最沒有力量的。你也這麼覺得嗎?

我們對於遇到的任何事情(無論是念頭、人,或是社會狀況)的第一個反應,透露了我們的思維慣性模式。這種慣性的第一個反應,通常都不是特別有智慧,但卻是非常熟悉的,也因為它是如此熟悉,以致於我們覺得這一定是對的。然而,如果想得更深入一點,如果我們仔細思維的話,就會開始知道這種慣性的第一個反應是多麼有限,然後,我們就可以學著去發展出一種更有智慧的回應。對前面提到的宣傳單的反應,就顯示出慣性地認為創造或摧毀是比坐著更有價值。

現在,讓我們一起來想一想。我們先假定:無限的創造力,是最強大的超級神力。我們來想像一下,如果你必須要選一個超級力量,而你選了無限的創造力,那麼,你會創造什麼呢?你確切知道到底什麼東西會帶給你快樂嗎?或許你應該停下來,考慮一下你應該要創造的是什麼。嘿,不對啊!「停下來」和「思考」,這兩件事情都是屬於禪坐的力量,而你已經否定它而贊同無限的創造力。所以,對你來說,沒有「思考」這回事,就是開始去創造吧。去創造那些感覺上像是屬於「會帶給你快樂的事物」這個範圍中的東西。如果創造出來的東西並不完全正確,你還可以創造其他的新東西。

但是,問題就在這裡。你創造出了某件事物,但是卻發現它不完全正確──它還可以更好。所以你又創造了另一個新東西。或許,你會設法創造出某個讓人愉快一陣子的東西,但是一段時間之後,你就開始對它感到厭倦。因此,你必須要一直創造下去。然後,你的客廳開始塞滿了你創造出來的東西,你必須去造出另一個房間,一個更大的房子,一個儲藏室,一個倉庫,一個記錄你創造出來的所有事物的庫存細目系統。你創造出了這麼多的東西,讓你開始覺得自己用盡了所有的時間和空間。現在,你必須要雇用哈努曼,來摧毀把生活弄得亂七八糟的讓那些人傷透腦筋的創造物。

問題並不在你所創造的東西不讓你平靜,而是在於你無法讓你自己的狀態平靜。在此,我將「上癮」定義為:無法等待。癮頭立刻就要它想要的東西,「現在」就要!當你對創造上癮時,你會試圖去立即創造任何你認為能讓你快樂的東西。當你對毀滅上癮時,你會努力在第一時間去摧毀那些你認為導致你不快樂的東西。在禪修中,你可以學會捨棄創造的癮頭和毀滅的癮頭。你能夠學會「坐著」和「等待」。等待,正是對治上癮的方法。

當你捨棄了癮頭急速的循環模式,事情就有機會自然而然地自行修復。然後你的禪修就會變成你的解藥,你就會知道為何佛陀被稱為「遍知的療癒者」。藉由禪坐,看似痛苦難耐的狀況,就會變得是可以容忍的,甚至是令人愉快的。

這裡有個故事:

在佛陀的時代,有一對年輕男女,他們彼此深深相愛而結婚。這個年輕人對他的太太非常著迷,他覺得她實在太美了。幾年之後,事情變了。他注意到她的鼻子似乎比以前要大,這讓他覺得很煩惱。他越是看著太太,她的鼻子就似乎變得越大、越令人厭惡。很快地,除了她的鼻子,他再也看不到其他的東西,他開始會避免去看著她。

這個太太注意到先生行為上的改變,於是就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。他脫口說出她的鼻子已經大到很嚇人了,使得他連看都不敢看。她從未注意到自己的鼻子有什麼問題,也沒有人提過她的鼻子有問題。但是現在,當她照鏡子的時候,她開始懷疑:「他會不會是對的?或許我的鼻子已經變得很大了!」

這個鼻子的危機變得越來越糟糕。這個丈夫甚至無法和太太的鼻子待在同一個房間裡(因此,也無法和她的其他部份在一起,因為她和她的鼻子是連在一起的),這使得太太越來越不自然,越來越覺得自己丟臉。很幸運地,這是發生在整形手術發明之前,所以他們沒有向鼻子整形手術求救,他們決定去求佛陀示現神蹟。

「尊貴的佛陀,請賜給我們奇蹟,讓我太太的鼻子再度變美麗。」佛陀回答說:「我不會去展現什麼奇蹟。」這對夫妻一求再求,終於,佛陀說:「我會幫助你。首先,你們坐下來,彼此看著對方,這樣子禪修十天,然後再回來找我。」

這對夫妻回家之後,就坐下來,凝視著對方。他們發現這麼做真的很痛苦。事實上,剛開始的幾天,他們心裡的不舒服變得更嚴重了。但是,漸漸地,這個先生又開始見到太太的美。太太那種丟臉的感覺也逐漸減弱,她反而對丈夫生起了憐憫心。到了第十天時,他們覺得深愛著對方,至於鼻子,無論多大多小,都不再是問題了。

這對夫妻回去見佛陀。他們哭著說:「佛陀啊,感謝您賜予的奇蹟。」佛陀回答說:「我沒有施展什麼奇蹟。」

當你不再對創造和摧毀上癮時,事情就能夠自然地自行緩解。透過禪坐的練習,你會發現,你的不安並非真的是由外在的事物所引起的,而是在於你如何去和它們產生關連。當你領會了這一點,你或許會決定不需要去改變這些外在的事物,而你真正需要的,是改變你自己!噢,小心!如果這就是你的意圖,你會在你的禪坐中製造出一個創造和摧毀的新癮頭:你將會試圖去摧毀過去那個讓人不太滿意的自我,然後去創造一個更新、更好的自我!

在此,要提出一個警告:「如果某人練習禪修是為了變成一個更好的人,那麼這個人就註定會失敗。」從佛教的觀點來說,沒有人是「壞人」,人們會做壞事,是因為他們很迷惑,而且招架不住自己的癮頭。如果你是一個上癮的人,你不需要被懲罰或是被改進,你需要的是幫你戒掉癮頭。你需要時間和空間來復原。

有了這樣的復原,你就可以用一顆較不被癮頭扭曲的心來過生活。當你的心較不被扭曲,你的行為就會變得更善巧,而因為你所經歷的痛苦變少了,你就變得更快樂。禪坐的結果,就是你生活的許多方面都會獲得改進,但這些改善之所以出現,是因為你讓復原所需的空間和時間得以出現,不是因為你變成一個更好的人。

捨棄對創造和毀滅的癮頭,就是去「坐」。你可以學會在令人不舒服的狀態中,依然感到安適,甚至覺得快樂,而且你能夠讓創造和毀滅自然地發生。你不需要是上帝,你也不需要是哈努曼。你能夠讓上帝是上帝,讓哈努曼是哈努曼,而且就像是一尊佛一樣地坐著,欣賞創造和毀滅的美好展現。

這裡還有另一個故事:

一個弟子去見老師,說:「我有一個疑問。」老師回答說:「就是去坐。」之後,這個弟子回來,說:「我碰到了一個問題。」老師回答說:「就是去坐。」弟子後來又回來,說:「我想和您分享一件事。」老師回答說:「就是去坐。」在此之後,弟子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有回來。最後,老師開始有點擔心(他畢竟是個慈悲的老師),所以他去看看這個弟子狀況如何,問道:「你需要幫忙嗎?」弟子回答說:「喔,不用了,坐著就已經足夠。」

如需轉載,請註明出處。

本篇發表於 喇嘛滇巴修理站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5 Responses to 禪坐不會讓你變得更好,但這是OK的

  1. jocelyn 說道:

    太讚ㄌ~ 我要去坐囉!!!

  2. mkchan 說道:

    just sit!

  3. 顏寶花 說道:

    很深的體會。我影印起來一讀再讀,每一次更加仔細。我慶幸遇到這一篇文章;就像一位老師教導我告訴我這些事情。因此我可以更慢,允許自己所不了解彷彿看不到的部份有更多的時間和空間去運作。無論是人或事的互動不急著去表達或下結論,就不會感到後悔或覺得必須去設法補救。

  4. Koli 說道:

    好文章。人真正需要的是認識真實的自我、面對自我、接受自我。我就是我,不管好壞皆是我。甚至說來,好的壞的也只是自己對外產生的關聯而造成的認知。色不異空。

  5. Christina H 說道:

    Yes, 洪文亮老師也是強調佛佗的“ 只管打坐 ” 。就這樣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