藍鬍子與奶油糖霜

[ 心慧雜思舖 02 ]

空蕩荒涼的大房間中,滿地枯黃的落葉,舞台上的舊唱機中播放著巴爾托克的歌劇《藍鬍子公爵的城堡》。

一名身著黑西裝的男子,為一名低頭站立的女子穿上長蓬蓬裙的晚禮服,穿好後,又為她穿上另一件晚禮服,然後,再一件、再一件、再一件……直到這名女子密密地被層層疊疊的晚禮服緊緊包裹。

*     *    *

多年前,在偶然的機會裡,看到德國編舞大師畢娜鮑許的早期舞作《藍鬍子》,這就是其中的一個段落。當時,深深地為眼前的這一幕所震撼,赫然發現,原來我們就是如此被附加了種種的概念與價值觀,並為之所綑綁、制約。

最近,這一幕場景又經常浮現在腦海中。在想,其實將種種的標籤、概念加諸於我們身上的,不只是這個社會、這個文化、我們的長輩等等,其實,在成年之後,往往是自己在給自己添加種種的看法與判斷。

美麗的外衣之下……

尤其,在看到許多偉大崇高的典範時,這些大師的慈悲與智慧的示現深深地打動了我們的心,自然而然地,我們也希望自己也成為像他們一樣的人。然而,因為沒有認識到這些美好的示現是由內向外的一種自然展現,有時,這樣的憧憬卻把自己帶到了另外一條路上,於是,我們把這些「典範」變成美麗的衣服,一件又一件地套在自己身上。

我們總是希望自己是最好的,而且也深深地這麼認為,但是,當事實並非如此的時候,基於某種自我保護的本能,我們就用許多的理由、添加,讓自己相信:自己就像是自己希望成為的那種人,一種崇高的典範。所以,我們無法看到(或者應該說無法容許) 自己會有過失,特別是那些自己都沒辦法認同的狀態,自己認為是卑劣的狀態。 

而且,不僅是在他人面前要去遮掩自己的問題,最可怕的是,連面對自己的時候,我們都不願意承認自己心中真正的感受,於是,就開始找 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,找藉口來安慰自己,讓自己相信自己確實是這麼想的。就如喇嘛滇巴常用的形容,我們喜歡在不想見到的實際情況上,一層又一層地塗上厚厚的奶油糖霜,然後催眠自己,一切就是如此甜蜜美好。因此,問題的發生,都是因為其他人,都是因為一些不得已,所以,那不是我的錯。

如果,這麼做可以讓一切都美好,讓自己快樂,那也無可厚非。不過,很顯然,事情並不會變成這樣。

事實上,每找一個藉口、每塗一層糖霜,背後都還要找更多的理由來支持它,就像說了一個謊之後,就要再說更多謊來自圓其說一樣,而這每一個藉口和理由實際上都成了自己加在自己身上的重擔。而且,或許我們可以用這些藉口和糖霜來暫時地麻醉自己,但是,無論我們用多少東西去掩蓋,都無法遮蔽我們的心本具的「明而覺」的特質,在層層覆蓋之下,在內心深處,明而覺的心清晰地了知一切。所以,我們無法真正處於麻醉狀態中,我們沒有辦法成功地自我欺騙,所以,我們不會因此而變得更快樂。

接受真正的自己

的確,真的要站在鏡子前面,剝去一層又一層「慷慨」、「慈悲」、「修行人」等等莊嚴華美的外衣,直接去正視赤裸而真實的自己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但是,如果能夠認識到,這一層層看似甜美的糖霜,實際上又苦又澀,而習慣性的掩蓋,只不過是讓自己在痛苦之淵中越陷越深,那麼,明覺的心將讓我們生起勇氣。我們或許會看到自己的貪愛、瞋恨、愚痴,甚至是想要傷害他人的種種惡念,一開始,或許還是會慣性地去閃躲,然而,只要還記得站到自心的明鏡之前,就能慢慢去接受──真正的自己。

真正見到在層層覆蓋下,與我們的自我認定大相逕庭的不完美的自己,或許十分苦澀難嚥,然而,這樣的面對和接受,正是對自己慈悲的開始;當能夠好好看到,自己也是有比較、忌妒、傲慢的心,那麼,在看到別人也展現出同樣的狀態時,「同理心」自然就會生起,這,正是對他人慈悲的開始。

當這兩種慈悲開始萌現時,我們將不再需要奶油糖霜和藍鬍子公爵的錦衣華服來讓自己更美麗。

 

如轉載本文,請註明出處。

 

本篇發表於 心慧雜思舖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One Response to 藍鬍子與奶油糖霜

  1. emily 說道:

    感恩分享! _/\_
    。。。好好面對自己。。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