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見,聽見

[ 心慧雜思舖 01 ]

脫掉鞋襪,光腳踏在草地上,有點刺刺的。

閉上眼睛,感覺到穿過腳趾頭縫隙的絲絲微風,涼涼的,空氣中瀰漫著青草鮮嫩多汁的清香,陽光把身體曬得暖暖的,遠處斷斷續續傳來某戶人家的風鈴聲……

靜靜地,感覺著這一切,慢慢地,融入其中。

這,聽起來是否有點熟悉,但又似乎十分遙遠?

無止盡地追尋

在忙碌的大城市中,我們的生活中充滿了各式各樣必須要完成的事,必須要去趕上進度的行程表,必須要見的人,必須要吸收的資訊……因此,我們會在吃飯的時候談公事;耳朵上戴著藍芽耳機,準備好隨時隨地都可以講電話;一踏進捷運車廂,眼睛就開始盯著智慧型手機一直到該下車的時候;回到家,第一件事情是打開電視機,一家人圍坐在一起,看的是電視機的螢幕,而不是彼此。

我們總是在追求某一種東西、某一種目標,總是在找尋可以被我們牢牢抓住的一個可以滿足我們的東西,但是往往在抓到了一些什麼之後,卻又發現那無法讓我們滿足,我們應該要去找的是另一個東西。由於這樣的焦慮和不安,讓我們沒有辦法好好地去看、去感覺。即使我們的五根識始終都在老老實實地運作著,但是我們並沒有察覺,我們視而不見、聽而不聞。

標籤成為價值

當我們接觸一件事物時,好像必須一定要透過某種符號標籤、某種名稱、某種理由、某種判定,才能夠去認識它、感受它,而當這些標籤不存在的時候,我們反而變得有點手足無措。

就好像在接觸到某件藝術創作時,我們會先問:「這是代表什麼?」而無論得到的是什麼答案,無論我們認不認同那個答案,有了這樣的「標籤」,我們就覺得心安,至於自己有什麼樣的感受,卻是我們很少去問自己的問題。沒有了這些標籤的所依,我們不知道該怎麼樣去反應,焦慮著什麼樣的反應才是「對的」、「恰當的」、「不會丟臉的」。名相、標籤、被大多數人認可的約定俗成的看法,變成了我們的所依,變成我們安全感的所倚賴的基礎,變成了我們的價值。我們相信的是這些添加上去的東西,而不是自己的體驗。

誰在騙我們?

因明學中將「心」分為兩類:「量」與「非量」。其中,「量」的定義是:不被欺矇的覺知。但是,不被誰欺矇呢?或者說,是誰在欺騙我們呢?欺騙我們的,不是哪一個人,或是什麼外在的事物,欺騙我們的,是我們自己的心──我們的妄念。

我們的妄念看不到事物實際的狀態,妄念認為它們的對境──那些名相、符號、標籤、形容詞等等這些抽象的東西,就是事物實際的狀態。它們相信這些後來才添加上去的東西是真實的,然後又以這些東西為基礎,繼續再去編造一連串的劇情,而後完全迷失於其中,產生與之相應的各式各樣的痛苦,如此一再重覆這樣的循環。妄念誤以為事情就如它們所認為的那樣,它們沒有辦法直接看到真實的狀態。

土地裡長出的披薩

科技的進步創造出了許多的新產品,這讓現代的都市生活,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標籤、符號,這些原本要讓我們的生活更方便的事物,反而使我們比過去更加忙碌。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曾說:「不可以讓三歲以前的小孩看電視!我覺得三歲以前的小孩應該要多看、多接觸自己周遭的現實。」這讓我想起,英國主廚傑米奧利佛在TED大會的演講中,播放了一段紀錄片,片中他一一拿起各種蔬菜,問一群小學生那是什麼,但是小朋友卻不認識這些蔬菜,他們誤以為番茄是馬鈴薯,茄子是梨,這些小朋友認識的是現成的速食,是漢堡、披薩、熱狗。這似乎是個非常好的比喻:我們以為土地裡長出來的東西是漢堡、披薩,卻不知道它們其實是小麥、番茄、洋蔥、青椒、橄欖等等。

為了要清楚地認識經過加工改造而成的比薩背後的小麥、番茄,或許,不只是三歲以下的小朋友,我們也應該多看、多接觸自己的周遭,讓自己多一點機會去覺察自己的體驗,少一點標籤、符號,少一點人云亦云、自我欺騙。

或許,我們可以做的第一步,就是脫掉鞋襪,讓長時間被包覆住的腳,踏在土地上。

然後,全心地去感覺──當下發生的一切。

 

如轉載本文,請註明出處。

本篇發表於 心慧雜思舖 並標籤為 ,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