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現出離心

[ 丹傑異想剪貼簿 01 ] 

台北街頭的臆想

出離真的有這麼重要嗎?我在台北,心中想著這樣的問題。

街道上,我輕輕地感受著經過我身邊的每一個人,有老夫老妻,有年輕情侶,有一家老少,我想:在這樣一個美好的大雨過後的週日晴朗午後,出離心會不會是一個不太需要的事情?

「出離」兩字,使我聯想起的畫面是:深山古剎裡的僧人、山洞裡瘦骨如柴的修行者,或者是剛分手的情侶、坐在海邊的退休人士……。

總之,我腦中的共相(影像)不停出現,全部都和眼前台北街頭的畫面,一點關連性都沒有。

出離心的定義

回到家裡,翻開過去讀書時的筆記,找到一些資料:

出離心的定義:對於輪迴之苦感到疲累,進而想要求得解脫的心。蔣貢康楚仁波切在《三主要道釋論》中解釋:「出離心,不僅是想從三惡道出離,更是想要超脫整個輪迴。」

仁波切進一步解釋:「我們都有一種愚蠢的顛倒認知:以為輪迴痛苦大海當中,還有那麼一點有漏的快樂。」仁波切比喻這種顛倒,就像是一隻總是飛繞不停的「貪取不淨物的蒼蠅」一樣,因此,「如果沒有一種深切的出離心,就不會有任何方法,能夠平息或者改變我們的顛倒之心。」

現代人的出離

輪迴、痛苦的本質,就如蔣貢仁波切所說的,是一種「顛倒認知」,古人、現代人都一樣。只是,生活型態不同了,節奏不同了,畫面也不同了。

因此,我試著放慢腳步,靜下來想一想,自己的生活型態是什麼?我執著的是什麼呢?

古人執著的或許是牛羊、馬車、茶葉之類的,現代人執著的,可能是所有「i」字頭開始的物品……首先,我眼前就是一台筆記型電腦,我試著打字打慢一點,感受我在用的是什麼;手邊的智慧型手機,自動出現一些廣告或者垃圾簡訊,我試著反應慢一點,不急著去點選或刪除;同樣,窗外許多大型廣告看板,我試著靜靜的看著某一個點,給自己一點正念的空間,把事情看清楚。

由於放慢,覺知、出離似乎也開始了。

從分別心中出離

在佛學院的第一年,我們學習《覺心論》(舊譯《心類學》),這是一本有系統的介紹佛教心理學架構的基礎教材。當中說到分別心和煩惱的作用,就是產生我、你的對立,加深距離,並且把一件小事誇大、渲染、粉飾,讓簡單變成了複雜,讓我們看不清楚實際情況。例如以下表格:

十分明顯地,分別心的所有「誇大想要」,都不切實際。如同蔣貢仁波切提醒的愚癡顛倒:幻想輪迴痛苦大海當中,還有那麼一點有漏的快樂。因此常常在期待和失望當中痛苦不已。

出離:有點叛逆

首先,看清B欄的錯亂分別,從C欄的痛苦輪迴中脫離,回到A欄的單純,這就是最開始的出離。

這讓我想起了佛陀的身影:一位英俊挺拔的太子,不顧一切,跳上車匿[1]駕駛的馬車,毅然離開皇宮的奢華生活,這樣的畫面,很夠叛逆;之後,這位投入苦行僧行列的太子,在六年之後,又在其他苦行者的嘲笑聲中,再次選擇了離棄,毅然邁向金剛座菩提樹下,這樣的畫面,很夠勇氣。

有時想想,如果佛陀的一生是按部就班的,如同一般王子的人生,在皇宮裡長大、娶妻生子、接掌王位,然後戴著寶冠,在他的寶座上開悟,可能就沒那麼有戲了。

出離需要勇氣,出離是我們每一個人斷奶、成熟、長大的過程。然而問題在於,我們總是不經意地對輪迴上癮,我們不想斷奶、長大,害怕非主流的想法,恐懼和別人不一樣。

佛陀因為出離,放下了他在皇宮的奢華習氣;他捨棄苦行,放下了他對苦行的執著和極端的認知;最後,在經驗了這樣的極樂和極苦的兩種極端之後,佛陀超越了兩邊,在菩提樹下,得到証悟。

別再「ㄍ一ㄥ」[2]

有一次,我陪同創古仁波切出席一場高級晚宴。座位上放有名卡、禮品、鮮花。由於我是翻譯,陪同仁波切坐在主桌。我有些緊張,尤其看到自己的名字「堪布丹傑」四個字,斗大地印在名卡上,再看看同桌的,都是有地位和身分的人士,自然就「ㄍ一ㄥ」了起來。

大家對號入座後,都沒有人說話,場面有些尷尬。身為翻譯,我看看仁波切,他老人家很自在,輕鬆微笑地左顧右盼。空檔時,我翻譯了菜單給他聽,那晚有大約九道菜。很快地,上了第一道菜,那是一道精緻的餐點,盤中放了六個小菜(如下圖)。

仁波切吃完後,似乎有話要跟我說。在這樣一個莊嚴肅穆的場合,我趕緊畢恭畢敬地,用僧衣的一角遮住我的口鼻,低著頭,靠近仁波切。只聽仁波切說:「今天的六道菜都上完了,下一道是水果甜點。」

我楞了一下,心想:「這只是第一道菜呀!」抬頭看到仁波切的笑臉,我才理解:仁波切是在開玩笑……但是身為翻譯,又是堪布,在這樣的高級晚宴上,我嚴肅地琢磨著:「這要翻譯嗎?」馬上,就聽到仁波切輕聲地說:「別緊張,這不用翻譯,呵呵。」

出離的第一步:誠實

仁波切一眼看出了我的「ㄍ一ㄥ」,就像他早已看透名份、地位、佳餚一樣,因此,仁波切是放鬆、幽默的。而那天晚宴上的我,刻意地不在乎與清高,結果卻成為一個嚴肅、無聊的「堪布」。一位著名的電影教授說:「喜劇中,主角總是想盡辦法要打進陌生的環境中,但在悲劇中,他卻是努力想要逃離出來。」[3]那晚,我就是個嚴肅、無聊的悲劇主角。

仁波切讓我知道了:出離的第一步,就是要誠實面對自己,看見自己的執著是什麼,在「ㄍ一ㄥ」什麼。看清了,就會覺得實在好笑。不然,許多學佛的人會變得嚴肅,不苟言笑,甚至悲傷,並且容易僵化於形式和制度之下。

如同蔣貢仁波切說的,別再作那隻「貪著不淨物的蒼蠅」了,出離,就是誠實的作自己。

從靜靜坐開始,出離

談了很多,想了很多,在台北街上也看到、經驗到了很多……最後,我還是回到禪修墊上,就是坐下來。

記得曾經有一位上師跟我說,要傳我一個很棒的咒語,我很興奮地問是什麼。他說:「坐、坐、坐……。」(當時聽完,我並沒有很興奮)

然而,在結束一天台北街頭的遊走後,回到家,靜下來坐著,真的很有力量。與其消極地夢想著某天(或者就是年底),在具有加持力的印度菩提迦耶的正覺塔前靜坐,才能開始出離,不如就在家中,自己熟悉的這張椅子上,靜靜地、放輕鬆,坐下來吧!

這樣的坐,需要勇氣,需要覺察,需要一點點的叛逆;就像當年佛陀走出皇宮、歷經苦行,最後坐在菩提樹下一樣,他的解脫--究竟的出離,就是從那一刻開始。

很喜歡現代舞大師碧娜‧鮑許的一句話,我稍微改編了一下,分享給大家:「坐吧!坐吧!不然我們會迷失。」[4]或許,現代的出離,就是從家中的椅子上開始。

如轉載本文,請註明出處。


[1] 佛陀弟子,本為釋迦牟尼佛為太子時的僕役,負責為他駕車。在釋迦牟尼佛出家後,也跟隨他出家。

[2] 弓,台語讀成ㄍ一ㄥ。有緊、繃、撐等意。如英文的Tense。

[3] 《電影的魔力》P.224 霍華‧蘇伯著。

[4] 原文是:「舞吧!舞吧!不然我們會迷失。」出自電影「Pina」。

本篇發表於 丹傑異想剪貼簿 並標籤為 ,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4 Responses to 發現出離心

  1. 初學者 說道:

    堪布丹傑:讀完你的感想〈發現出離心〉,覺得感性的內涵發人深省,本人曾聽過一位大師說過,出離者乃心離開煩惱所執,與你分享。

  2. 梁子郁 說道:

    謝謝您 幫我們翻譯許多法王及仁波切的開示 感恩

  3. indo 說道:

    在臨近上班時間的7-11,慢慢的慢慢的..我体會。TKS_()_

  4. David 說道:

    I never know there is such a great web!
    Thank you akk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